野明玄

韩叶不动一百年!

今剑小可爱,画之前没想好,到时候补完

我不知道怎么说,双份的扎心吧……

【生贺文】叶不羞生快哈哈哈哈(超短小)【伪全员,韩叶万岁!】

OOC预备哦。

写的西皮都是我喜欢的哦,具体看TAG,不适点X。








今天的叶修,持续懵比中。

  虽然今天是他的生日,对于大家的惊喜早有心理准备,但事情发展还是朝着愚人节事件狂奔而去。

  叶修努力回想今天到底发什了什么。

  首先,去老板娘那边逛了一圈,但还没上楼就被陈果努力转移话题拉走了,他也就顺着她的意,跑到大街上遛弯,至于身后两个跟来的小孩,据他们交待,来撑场子……
  包子跟着他还说得过去,莫凡来……纯粹是随便抓个人吧……而且根本说不上几句话嘛……
 
  其次,带着他俩去网吧厮混了一个下午,还碰见了前任小徒弟邱非,被告知下午要开没有任何预先通知的联盟大会。叶修有点慌张,不会搞这么大吧,不一般都是游戏上庆祝一下搞点活动送点道具武器啥的么?都是退休的人了还玩这么大?

  再者,都搞这么隆重了,怎么大家该抢boss的抢boss,一点礼让寿星的意思都没有呢?新生代还真是猛啊,大眼都退下来了吧,瀚文的小徒弟也成为主力了,少天和文州去年也结婚了,不过蜜月倒不是去张佳乐他们推荐的地方,小周和江副队那次去的地方倒是不错,就是不知道老韩想不想……

  最后啊……那俩臭小子不知道搞什么先去和惊喜大队会和了,结果会议室一个人都没有,中午连boss都没捞到一个,今天几大公会背后肯定有老韩在搞鬼,兴欣一帮臭小鬼都胳膊肘往外拐,不管是不是生日,boss都要抢的好吧!

  啊……对了,一天了,都没看到老韩,怪想的。

  本来今天早上他来做早餐,结果老韩昨晚太那啥,早晨没能起来。

“呼--反正现在没人,抽一支没什么的吧?”叶修伸手去摸烟盒。

  结果一只手抽走了他最后一包烟。

  “我就知道我走一天你就憋不住烟瘾。”

  “老韩!?你们搞什么鬼,人呢?把我骗来就不管啦?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叶修瞅着韩文清背后的门,外面的人动静不小。

  “就你刚刚瞎想的时候,打火机呢?给我。”韩文清手伸进叶修的领口。

  叶修只好摸出后腰口袋里的打火机,却还是止不住他往里摸的手,“诶诶,要点脸,门外还有人呢,这传出去你的脸往哪搁?”

  “我的脸早就贴你脸皮上了。”韩文清抽手,顺道给他理理衣领,“好了,进来吧。”
  
  叶修虚着眼,看着一堆人一拥而入,最后的冯主席还推着一车蛋糕,上面插满了蜡烛,据叶修目测,是三十根。

  “老韩,不是吧?等下不会直接求婚了?”叶修起身抬手搭上韩文清的肩,眼睛一瞥却看见他别过脸,用通红的耳朵对着他。

  ……真的啊?

  这搞的叶修也有点不自在了,没有烟的情况下,只能伸手蹭了蹭嘴角。

  “啧啧啧,我就说老韩搞太大动静,老叶肯定猜的到。”张佳乐丝毫不掩饰音量的和孙哲平嘲笑韩文清。

  “诶呀,韩文清你就快点吧,我还要上场说话呢,江波涛说周泽楷接不了这活换我来,他还不想让老叶看他们的笑话呢。老叶我跟你说啊,三十岁就是个坎了,跨过去就别再和我们这些小年轻抢boss了。还有啊老韩你也是,就今年最后一次啊,下次就不帮了,多少boss啊都呜呜呜……”

  喻文州捂着黄少天的嘴抱歉一笑,“你们继续。”

  韩文清瞪了他们一眼,从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一个盒子,打开。

  叶修感觉眼睛有点湿,他笑了一下,“不是给过么?”
 
  “那个是冠军戒,你有三个了,而且你第二年就还回来了,这是赢战队的,我想……自己买一个。”

  “哦哦,快跪下求婚!!”

  “二翔别凑上去了,小心被打。”

  “诶呀,还是我来吧,上次你跪了,这次我来吧。”叶修牵着韩文清的手单膝跪下,对着他笑。

  “现在你我三十岁了,应该除了对方也没有谁如此了解彼此,同居六年多,大家都知根知底了,虽说我俩换着做家务,但大部分都是你来干的,我也就不计较你用尽手段逼我戒烟了。我们俩当了那么久的对手,阴差阳错走到一起也是挺有缘分的,我不知道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,不过如果没有当时的一见,估计也不会有后来的日久吧?”

  叶修说了这么多,突然发现声音有点抖,“那么,现在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 韩文清一言不发,把盒子中的戒指拿出来,套进叶修的无名指,然后伸手把他拉起来,用力吻他。

  常先拍下这一幕,决定用这张照片当这周周刊的封面。

  韩文清再把另一只戒指给他,叶修给他戴上了。韩文清捧着他的脸认真的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 “哦哦哦!狗粮哦!!”

  “明明我也结婚了,却还是感受到了狗粮的恶意。”

  “好了好了,到我出场了,蓝雨的份子钱,两只野图boss材料。微草的三只。轮回的神之领域野图两只。烟雨的神秘套装一份……”

  “真的都还是年轻人啊,真有活力。”

  “冯主席别这么说,您不偶尔也来神之领域玩两把么?”

  “老大都嫁人了,莫凡你什么时候结婚啊?”

  “嗯……看她的意思吧……”

  “诶呀云秀我们去吃蛋糕吧。”

  “又拉我当炮灰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第二天,叶修看着电竞周刊感觉在看八卦杂志一样,尤其是封面!

  韩文清递给叶修一封信。

  “哟呵,老熟人啊!这么古老还写信?”叶修看着寄件人那一栏写着陶轩,地址不知道哪国。

  “诶,又带了一支队打算参加世邀赛,说不定会和我们碰上呢。”

  “有没有祝福我们结婚了?”韩文清端着早餐坐在他旁边。

  “当然有,他也时刻关注国内的圈子,虽然关注点错了。”

  “楚云秀昨天送的东西你感觉怎么样啊?”

  “……我们到时候去哪里蜜月啊?”

  “嗯,蜜月也可以带上,你昨晚挺喜欢的样子。”
  
   “靠!”

  “生日快乐,叶修。”

  “唔,虽然晚了一点,但还是谢啦。”



   然后他们亲的难舍难分。

 

画的很开心,虽然还是形不准( ー̀εー́ )

暗搓搓放个线稿,下次再上水彩

超级久违的点文啊……

我就预告一下

韩叶囚禁play

wwwww当然一如既往砂糖向啦@(๑>ڡ<)☆

一武动乾坤!

啊,除第一张,剩下都是水彩……

手残历史,然后继续残下去了……

嘛……献给杨洋先生